当前位置 电影网 足疗店有炮吗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足疗店有炮吗,南宁在哪有100元的快餐“帮我瞒着吧。”

唐一涵深呼了一口气,淡淡地开口叮嘱,“我已经很麻烦大家了,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没有人嫌你麻烦!”

温知暖咬牙,冲过来握住唐一涵的手,“我知道你不想让小柠他们为你担心,我也可以劝说颜与亭帮你瞒着!”

“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再喝酒了,不要再作践你自己,积极配合治疗!”

她眼里带着泪,“你积极配合治疗,我就帮你瞒着,好不好?”

这些年,温知暖看着苏小柠和唐一涵为情所困。

苏小柠和墨沉域之间的障碍,是上一辈子的恩怨。

而唐一涵和顾森之,却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确切地说,是顾森之的问题!

上一辈的恩怨可以慢慢淡化,可以慢慢消解。

但那个男人如果是个渣男,又怎么可能回头是岸?

更何况,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和顾紫瑶结婚了。

“好。”

唐一涵淡淡地挑了挑唇,“我会积极配合治疗。”

至于酒……

其实她也不想喝。

但很多时候,就是忍不住。

真的忍不住。

每次见到他,每次看到他和顾紫瑶,每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她除了麻痹自己的神经,什么都做不了。

见她答应了,温知暖也不想为难一个病人。

她深呼了一口气,“我刚刚让颜与亭带着苏若寒去吃宵夜了。”

“等他回来,我就嘱咐他,让他保密。”

“嗯。”

唐一涵苦笑一声,点头。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总监给她发的消息。

“那位顾客对你十分满意,她愿意加钱,希望你能在宴会当天给她和她未婚夫布置一个官宣的舞台。”

“应聘的时候,你说过你摄影技术不错,对吧?”

“过几天生日会的时候,你给那位顾客拍一张她和他未婚夫的甜蜜照,当做他们官宣订婚的照片,怎么样?”

“可以加钱。”

唐一涵将手机关掉。

她之前想做庆典策划这个工作,原因有三个。

第一,是她担心她没有职业的话,如果股甚至想要将苏若寒带走,她没有足够的资本和他争夺抚养权。

第二,是她觉得自己没有事做的时候,总是会想到顾森之,总是会伤心难过,所以特地给自己找个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

最后一点……

她把手放到肝脏的位置,唇边扬起一抹苦笑来。

她的肝硬化已经很严重了,有的时候会疼得直不起身来。

这样的她,没有办法再做一名一线医生了。

万一她在手术的时候发病,那是对病人生命的不负责。

忍下心里的难过,唐一涵拿起手机回复,“好,要加薪。”

既然已经答应了顾森之要继续这个庆典的策划,那就演戏演到底。

顾紫瑶不就是想看她伤心难过的样子么?

她就随便她看!

反正她唐一涵在这场感情里面已经一败涂地了,她不怕再添一点新伤。

更何况,她怎么知道,顾森之会不会因为她的一个小小的拒绝,而选择再次用苏若寒威胁?

她现在只有苏若寒了。

只剩下苏若寒了。

即使现在身体这样了,她也不想放弃苏若寒。

她甚至想过,如果自己撑不下去了,就让苏若寒和大小苏一起长大。

把孩子交给苏小柠,她挺放心的。

起码,不会和他爸爸一样,这么懦弱。

——————

“你坦白告诉我……”

卧室里,苏小柠浑身发冷。

她裹着被子,抬起头,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面盛满了悲伤,“顾森之,他最后会怎么样?”

“会死么?”

如果他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是不会把事情做到这么决绝的吧?

以前苏小柠总是觉得顾森之不够喜欢唐一涵,不够爱唐一涵,所以才会放开她,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但现在看来,不是。

他将她彻底推开,推到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甘心为那个男人扫平所有障碍,只为了让那个男人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唐一涵。

这不是不爱,是爱可以选择放手!

苏小柠也很清楚,顾森之是墨沉域的朋友,本质上,顾森之和墨沉域一样,是具有侵略性的。

他们手腕高,手段厉害,身体和脑袋都高人一等。

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地将自己珍爱的东西拱手让人的。

除非……除非他活不久了。

墨沉域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这是最坏的结果。”

男人沉沉地叹了口气,抬手将苏小柠鬓边的头发掖到耳后,“这取决于他对顾家到底有多恨。”

苏小柠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进水杯里,她咬唇,“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血海深仇……就一定要报么?”

“对一个男人来说,是的。”

对比苏小柠的悲伤,墨沉域倒是十分冷静,“我认识森之快二十年了。”

“我比你更不舍。”

“但既然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却能理解。”

苏小柠还是狠狠地摇着头,“我不理解!”

“明明他可以活着的,可以和一涵好好的,为什么要这么极端?”

“他不要一涵了,不要苏若寒了,只为了……只为了顾家那一家子坏人?”

妈妈去世的时候和她说过,要做一个快乐的人,不要和她一样,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耽误了一生。

她也觉得妈妈的这辈子过得很苦,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放不下那些仇恨。

如今,顾森之的选择,和当年的妈妈一样。

“你大概不知道森之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

墨沉域将苏小柠手里的水杯拿走,将她抱进怀里,细细地给她擦掉眼泪,“他表面总是笑着,总是潇洒,但其实内心……”

“当年,森之的父母是B市的首富,但因为结实了顾家,和顾家交好,才会被顾家所害。”

“他的父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全家人都死在了那场大火里面。”

“你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顾家杀了他全家,却要把他留下?”

男人叹了口气,嗓音低沉,“因为,他全家都死了之后,他就是唯一的继承人。”

“家里遇难之后,顾家领养了他,给他改名姓顾,也接手了他家里所有的资产。”

“现在的顾家,所有的繁荣,所有的尊贵,都沾满了森之家人的血。”

苏小柠怔了怔。

“这样的事实,如果你是森之,你在知道真相之后,不会恨么?不会想和他们同归于尽么?”

苏小柠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她的话……她会。

Copyright © 2015-2021